缙云教育网——李岳林校长的情怀

来源:发表时间:2013-10-24阅读次数:3036

2013-08-30  缙云教育网   作者:陈南钦 吴利强


心理学家约翰·辛德勒说:“我们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控制它的宽度!”何谓生命的宽度?或许我们没法给出一个精确的解释,但我觉得至少应该包含着一份职业情怀。校长作为学校的精神领袖,用美国领导学家斯佩克的话说,既是教育者,又是领导者,还是管理者。那么对扮演着多重角色的校长而言,他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情怀呢?我曾经到过很多名校,也拜读过众多知名学校的校长,在他们身上总能找到一些共性的东西,诸如高尚的道德品质、强烈的事业心、厚重的历史使命感、对教育本质的感悟等等,但始终觉得李岳林校长身上所洋溢着的那份对教育的激情、执着、坚毅、智慧、大气和超越,把好校长的共性发展到了极致,30多年来他一直在忘我而拼命地工作着,教育和他的生命完美地融为一体,吸引着我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去感悟,总想写点什么,但又不知如何下笔。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说过,“智、仁、勇”三者是中国重要的精神遗产,过去它被认为‘天下之达德’,今天依然不失为个人完满发展之重要指标。”在李岳林校长身上,我看到了智、仁、勇三者完美的结合,同时吸纳了创新的因素,因而使得李岳林校长能够用历史的眼光、现代的眼光、未来的眼光去改变缙云中学,去分析浙江基础教育的现状,引领着缙云中学教育教学改革向纵深进行,最终创造了缙云中学的一个个传奇。2002、2005、2010年高考重点人数相继突破200、300、400大关,成功跨入全省第一方阵第一梯队。2013高考更是突破500大关,重点上线506人,6人进入全省文理科前100名,3人被清华、北大录取,有5位体育艺术类考生进入全省综合排名前100名。各类学科竞赛、科技创新大赛、音体美竞赛,缙云中学在全市也是独占鳌头,充分凸显了素质教育的丰硕成果。

毫无疑问,李岳林校长的教育思想虽然谈不上博大精深,正如人们所说的“平民校长”,但其教育理念和人格魅力更是鲜明而超凡,同时又蕴含着大道至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哲理。我深知,试图去全面解读或者感悟一个“平民校长”的教育情怀,无疑是徒劳的,但经过相当长的时间反复研读《现代高中教学论》、《李岳林教育文集》等十几本专著和期刊,多次深入缙云中学拜访其校长队伍团队和优秀师生群体代表,直至一些重大活动,再以一种俯瞰和审视的姿态面对缙云中学丰富的素材,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从容。


爱和尊重为魂

爱和尊重是缙云中学办学理念的基础,也是李岳林校长的教育情怀之魂魄。用李岳林校长的话表述,“爱是教育的最高境界,爱是自然流溢的奉献;尊重是教育的真谛,尊重是创造的源泉”。

这种爱的表达既是无微不至的关心呵护,又是不由自主的真情流露,更是一种至臻的境界。李岳林认为,“教育,是我的人生大事;爱,是我在教育岗位上进德修业的原动力。”有没有深爱、大爱,是教书匠和教育家的显著区别之一。李岳林根据缙云中学的实际适时提出了“三个第一”的思路,即中层以上的领导,把教师放在第一位,教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学生把学习和习惯养成放在第一位。“三个第一”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李岳林说,关键是校长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排在教师和学生的后面,在管理上着眼于学生,着眼于教师,以平常心治校。

为了体现“三个第一”的思路,李岳林对校内分配体制进行了改革,在待遇上体现教师第一。在由全体中层干部参加的讨论校内分配问题的会议上,李岳林首先提出:一个富有人格魅力的领导应该是敢想而睿智、勤政而操劳、清廉而坦荡,同时也应该是顾大局、淡名利、敢吃苦、甘吃亏的。然后当场表态:我和班主任拿相同的工作量津贴。他还告诫与会者:职位不分高低,学校的每一个岗位都很重要,要以每个人在岗位上的业绩作为收入分配的重要依据之一,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收入分配上的这一导向产生了积极作用。在缙云中学,教师们都把精力和时间花在教育教学上,花在自己的专业学习和研究上,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努力,自己的劳动就会受到尊重。在缙云中学,所有中层干部在完成领导岗位职责的同时,都努力向专业方面发展,使自己成为学校的教学骨干。

李岳林十分注重在学校管理中发挥教职工的主人翁作用。缙云中学每年都召开一次别开生面的教师大会,让所有教师对学校的管理提出建议和意见。在这个由全体教师参加的会上,教师“什么问题都可以问”,而作为校长的李岳林,对教师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当场作答。他曾向全体教师表态:第一,我要求教师做到的事,一定说出道理,说出为什么;第二,我怎么要求你,你可以怎么要求我。缙云中学还建立了校长和中层干部每年都要向教师述职制度,让教师对校长和中层干部进行民意测评和民主评议,学校要对测评中排名靠后的领导进行戒勉谈话。李岳林这种坦荡、阳光的作风折服了全体教师,在每年的民意测评中,教师对校长的满意率都是最高的。

一位教育家说:“校长是老师的老师。”李岳林正是以此来勉励和鞭策自己,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他都严于自律做好表率。他常说:学校发展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尽量满足教职工合理的物质和精神需求,一切科学民主的管理都不能回避人的基本需要,老师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充分发挥,就是以人为本治校的最大回报。李岳林校长把爱建立在尊重的基础之上,完成了由爱到大爱的升华。教育的爱体现在对生命的尊重、对人的尊重,由此满足了学生和教师的个性化、多样性发展需求。这样,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缙云中学能够创造一个个神奇的跨越在不经意间就会出现。

也正是基于爱和尊重,李岳林校长把真理的力量和人格的力量完美地结合了起来,提出了“尊重个性,挖掘潜力,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一切为了缙云中学的腾飞,一切为了人类的进步”的办学理念,创造出适合每个学生和教师发展的教育,让每一个学生和老师都能在校园里找到展示自己才华的舞台,使得爱与尊重在缙云中学的土壤中落地生根。


创新成为常态

2005年的新学年工作研讨会上,李岳林提出了新的目标——重点大学上线人数超300人。那一年,李岳林借着一篇描写老鹰成长的文章——《鹰志》,激励了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又把一次“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高考放榜后的一天,李岳林默默爬上学校体育馆边上的小山包,看着底下狂欢的场景,他的内心没有狂喜,只有万千思绪在翻腾:百年树人的根基在哪里?应试教育转型的出路在何方?高考成绩不是教育的全部,学校让学生受益的还远远不够。“去想去做那些前人没有想过和做过的事情”意味着不能够按照牌理出牌,要敢于突破,要经常去触犯旧的条条框框,其实质就是创新,但同样也存在着“真理向前多走一步就是谬论”的风险。坚持教育创新,注定要承担风险,遭遇阻力,走一条艰难的荆棘之路。任何新生事物的诞生,都要经历生产的阵痛,不仅会遭受非议、责难和猜忌,遇到不解和嘲讽,甚至是恶毒的攻击,还可能蒙受冤屈和误解。所有这些,李岳林校长都经历过,但他把教育当做事业,因而能够持久创新,执著追求,无私奉献,无怨无悔。缙云中学的干部、师生都知道,李校长是一个永远都不知疲倦、精神饱满的人,在他的脑海中不时会有灵感闪现,因而常常会“突发奇想”,把缙中人的潜力发挥到极致。创新已经成为常态,这是李岳林校长教育情怀的另外一个重要特质。

2008年,李岳林派人远赴云南,考察“三生教育”,并于2010年在省内率先铺开“三生教育”课程,这门“全员必修的选修课程”为学校全面推进“生涯发展教育”,引导学生珍爱生命、学会生存、享受生活,丰盈学生的知识、生活、心灵。“三生教育”的铺开,对缙云中学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近年来,李岳林校长带领缙中人走的是一条熔铸省内外精华、坚持综合创新之路,他不得不“经常行走在政策的边缘”。这显然需要校长能够正确执行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紧紧把握时代命脉,对教育的本质有着精辟理解,有着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魄力。

一个创新的校长,才能带出一批创新的教师,才能缔造一所创新的学校。“创新”是缙云中学的核心竞争力,教育均衡创新、干部队伍建设创新、超常教育创新、道德教育创新、“三高”体育基地创新、教学改革创新、科技教育创新、现代教育技术创新、国际交流创新等10大路径极具特色,每一项新事物的登场都激发出蓬勃热情和无限想象,引发缙云中学教育教学改革走向深刻和深入。

在着眼点和着力点上,缙云中学打通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现实关怀和终极关怀之间的关节;打通信息、知识、智慧和能力之间的关节;打通严格考试和素质教育之间的关节;打通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之间的关节;打通感情凝聚和制度管理之间的关节,从而全面推进了素质教育向纵深发展。

李岳林校长认为,中学教育的理想境界,就是既让全体学生全面发展,又让拔尖人才脱颖而出。在学生观的更新上,重点要认识和关注学生的“主动性”、“潜在性”和“差异性”。学生主动性发展的最高水平就是能动、自觉、自主地规划自身发展,成为自己发展的主人,这是教育成功的重要标志。“潜在性”指教育者要看到学生存在着多种发展的潜在可能,教育在学生多种潜在可能向现实发展的转化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承认每一个学生都具有自己的独特性,承认他们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那一个,相互之间存在着差异,这是学生观中“差异性”的主要含义。只要敞开胸怀,放开、放远眼光,在课程设置、教学方式、评价标准等各个方面进行突破和融合,建立开放的、创新的学校管理体系,就完全能够达到丽水一流的教育水准。


“无我”真境界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把艺术境界分为“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两种。他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又说: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

人生同样也有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李岳林校长将世界观、宇宙观、天地观融于“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时间是无限的,人要超越有限进入无限”的境地,他说:“小生命融入自己的学校,大生命融于教育事业,融于祖国的腾飞和人类的进步。”显然,李岳林校长早已超越了自身极限,达到“无我”之境界。

李岳林校长既是站在教育理想的巅峰上仰望星空的思想者,也是教育大地里跋山涉水的实干家和知行合一的改革者。一方面,李岳林校长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他的心中有着忧缙云、忧教育的深厚情怀,有着缙云中学与缙云人民的至臻境界;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典型的身体力行的实践者,忘我拼搏,无私奉献,无怨无悔。使得缙云中学成为丽水,乃至全省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成为丽水特色的现代化教育的杰出代表。他在放大自己生命的过程中,完成了由“自我”进入“无我”之境界。

在佛教看来,“我”是由于“物质”的身体和“精神”的心灵相加所构成。“自我”有两个层次,一是个人自私的小我,二是仁爱、博爱的大我。“无我”也可以分成两种方向,一是凭各人自己的经验,感觉到心中与心外都是无我的;二是达到即有即空,即空即有,有不异空,空不异有的“无我”。

熟悉或者了解李岳林校长的人都知道,他在2001年到任缙云中学的时候,可谓是临危受命。当时学校举债办学,经费极度紧缺,几致陷入无以为继、不得不酝酿拍卖进行转制的艰难境地。而他凭着一股“不信邪,不服输”的意志与精神,凝聚人心,真抓实干,多次成功实现绝地反击,带领缙云中学在高考中连续突破,一本上线人数从200、300、400,直至今年突破500大关,在严峻的现实环境和激烈的教育竞争中,硬是拼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

2006年11月,长期超负荷工作的李岳林校长被查出两处癌症病灶,所有医院都给出了不太乐观的判断。但他凭借超强的精神意志力,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同病魔抗争。每次放化疗一结束,他就回到学校,坚持奋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患病期间,他还心系全县教育发展,组织县政协、教育局和缙云中学相关人员就全县义务教育现状进行了深入调研,完成了调研报告——《关于提升我县初中教育质量的调查报告》,并荣获丽水市委市政府颁发的“2011年度党政系统优秀调研成果二等奖”。2011年8月,丽水市时任市长王永康在会见全市高考状元时,文科状元朱静帆同学以一个孩子的真诚,道出了缙中学子对自己敬爱的校长的敬佩。她由衷地说:“我们缙云中学不光只有霉干菜精神,我们更有“李岳林精神”,我们在学习累了的时候,只要想想我们的李校长,身受如此的病痛折磨仍然精神屹立,我们就觉得自己的苦累根本不算什么!”

今年5月,李岳林校长的病情再次恶化,在丽水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他已经整整熬过了100天。尽管身体多个器官已经衰竭,只能依靠呼吸机和插管维持生命,但他只要清醒着,心里就牵挂着学生和学校。在今年高考的前两天,还不能开口说话的李岳林颤抖着写下了入院以来的第一行字——“明天上午必须回学校”;两个月前,杭州文晖中学的校长赵群筠在微博上晒出了李校长病床上赠予的手迹——“校长这行不是人做的,但必须有人去做,我一生献于教育无悔”,这句话感动了万千网友。到了生命的这一刻,李岳林依然精神不倒,深深地感染、激励着缙中师生与广大教育同行。《中国教育报》、《处州晚报》等多家媒体纷纷专题报道李岳林校长的先进事迹,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市县各级领导也亲临探望、关怀,很多教育同仁、家长学生甚至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自发前来看他,一起见证了李岳林精神的强大力量!李岳林校长由仁爱、博爱的大我进入到心中与心外的“无我”,体现了一个“平民校长”的心灵成长历程,给我们以新的启迪和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