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州晚报——总有一种力量让他奋勇前行

来源:发表时间:2013-10-24阅读次数:2221

 

2013年8月25日   处州晚报

 

校长的胆色:

给我三年时间

如果缙中没有起色,我走人

  2001年,李岳林在缙云县实验中学校长的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彼时的缙云中学却陷入了百年校史中最为艰辛的一段岁月。

  因为建新校园,缙云中学欠下了6000多万元的债务,教师们几个月拿不到常规津贴,学校的账面上只有2700元钱。师资队伍建设跟不上规模急剧扩张的步伐,外部竞争又日益激烈,在这种“内忧外患”中,连续几年,缙中的教学质量都在走下坡路。当年的全县文理科高考状元花落别家,社会上对缙云中学的各种质疑席卷而来,学校将要被转制甚至变卖的消息,更是闹得人心惶惶,不少优秀教师纷纷出走,生源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同年11月,李岳林临危受命,担任缙云中学校长。他向县委立下军令状:给我三年时间,如果缙云中学没有起色,我走人。

  缙云中学的教科处主任饶勇还记得,距离正式上任还有大半个月时间,李岳林便开始了一场不动声色的调研。“他先来我们物理组,一个一个老师约谈。”饶勇说,当时约谈就是聊聊心里的想法,大伙儿心里都隐隐觉得,这次兴许是个拐点。

  经济困难是当时教师人心涣散的一大原因,李岳林上任后在第一次教职工大会上,作出了一个很实在的承诺:一个月内清算所有拖欠的常规津贴。

  这笔钱对于当时的缙云中学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李岳林动用私人关系,向关系要好的朋友借钱,履行了他上任之后的第一个诺言。

  十二年过去了,想起拿到津贴的场景,不少老师仍有些激动。“领到津贴的时候简直不能相信,谁都知道要解决这样一大笔经费有多不容易。大伙儿突然间对新来的校长肃然起敬。”饶勇说。

 

校长的雄心:

五岁小孩胆敢高空走钢丝

我们这么优秀怎么就不能创造奇迹

  2002年初新学期的第一次教职工大会,李岳林提出当年的重点大学上线人数必须达到200人,整个会场顿时炸开了锅。

  “前一年的重点上线人数只有115人,离高考只有半年时间,人数要比上一年几乎翻一倍,所有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缙云中学党总支书记施林栋说,面对老师们的质疑,李岳林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悄悄布置了一次情景激励。

  第二天一早,李岳林组织全体高三班主任到仙都国际攀岩节上,观看一个五岁小女孩高空走钢丝表演。正当大家惊叹万分时,李岳林发话了:“一个五岁小孩能有这样的胆量和能力创造我们眼中的奇迹,为什么我们这样优秀的团体反而不可能?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只要我们竭尽全力,它绝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02年高考,缙云中学重点大学上线人数203人,所有人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家访是创造奇迹的一个“法宝”。在缙云中学,外县学生有600多人,除丽水之外,还有不少来自于温州、金华、台州等地。这些学生大多来自农村和偏远山区。李岳林提出,凡是有缙云中学学生家庭的地方,无论路程多遥远、路途多崎岖,都要家访到位。每年寒暑假,缙云中学都要组织教师分赴各地进行全方位的家访,并为学生送去奖学金和困难补助。家访前,学校还组织教师“集体备课”,家访后,老师们把家访收集到的信息进行汇总。

  2005年的新学年工作研讨会上,李岳林提出了新的目标——重点大学上线人数超300人。那一年,李岳林借着一篇描写老鹰成长的文章——《鹰志》,激励了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又把一次“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高考放榜后的一天,李岳林默默爬上学校体育馆边上的小山包,看着底下狂欢的场景,他的内心没有狂喜,只有万千思绪在翻腾:百年树人的根基在哪里?应试教育转型的出路在何方?高考成绩不是教育的全部,学校让学生受益的还远远不够。

  从2002年开始,缙云中学以让人惊叹的速度在发展着。施林栋说,2001年,他带领教师去挽留几十名外出求学的缙云学子,而现在,台州、温州等地的学生争着抢着要来缙云中学。

  2010年,已经身患癌症四年的李岳林,再一次提出新一年的高考重点大学上线目标——400人。李岳林先拿自己和学校领导们“开刀”,给所有学校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下了死命令:每个人认领一个班,当第二班主任。“你们先挑选班级,剩下最有难度的留给我。如果我的班级最终没有完成上线目标,我绝不要求你们完成。若是我的班级完成了,你们也必须完成!”

  化学老师蒋碧通比任何人都记得牢,那天李岳林一大早来到他担任班主任的班级,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来协助你做工作。从那天起,李岳林每天早上六点准时站在走廊尽头,拄着拐杖向每一个前来早读的学生问好;每天晚上十点多,他的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即使行动不便,他依然坚持每个星期与一个学生约谈,每次月考之后找三个退步的同学谈话。许多人不知道,这时的他,必须在腰上绑着厚厚的护腰带,才能忍着疼痛缓步行走。

  蒋碧通说,尽管缙云中学不打卡、不查岗,但所有的老师都越来越拼命。老师们一个月才有一个正常的双休日,大多数老师早上六点到校,晚上十点回家。“校长即使拄着拐杖还要带着我们跑,我们突然有了十足动力,感到必须快马加鞭才行。”

  2010年高考,缙云中学的重点大学上线人数顺利突破400人大关。2012年487人,2013年506人,每一年都在大跨步前进。

 

校长的情怀:

我是教育上的新人

我愿与所有教师一起成长

  讲起十年前的那次出国深造,英语老师孙惠清不知不觉红了眼睛。

  2003年,浙江省推行基础教育十年计划,挑选一批中小学优秀英语教师去英国深造,缙云中学推选了孙惠清。但作为一名小县城里的教师,孙惠清对出国前的选拔缺乏自信。“如果选拔考试通不过,学校将白白浪费一个名额,我很担心自己实力不够。”

  孙惠清找到李岳林,希望他能重新考虑人选。但十年过去了,她仍然记得李岳林的那番话:任何人去都不能保证成功,但只要你参与了就一定能收获一份经历,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孙惠清全力以赴,在选拔考试中摘得全省第三名。学成归来,孙惠清渐渐成长为缙云中学甚至全市的英语骨干教师。

  采访缙云中学的教师时,语文老师李慧婉在一旁等了很久,到她说话时,刚出口“我想起”三个字,便是长长的呜咽。未语泪先流的心痛,无言诉说了这十年间,教师们心中太多的敬重与钦佩。

  为了提高学校的整体师资力量,李岳林“赶鸭子上架”,“逼”着已经忙得团团转的老师们参加在职研究生教育。李慧婉正是第一批被“赶”着参加研究生考试的。

  李慧婉说,现在想来,老师们的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李岳林近乎严苛的督促。而在严苛的背后,是李岳林对老师们所有后顾之忧的妥善安排。教师们外出培训,他安排好所有课程调配,照顾好教师的家人,督促他们的孩子学习。拿到硕士学历的老师,学校当即奖励5000元。为了消除教师们的后顾之忧,他成立了教师子女学习班,充分利用本校教师资源,自己带头并调配教师轮流下班辅导。用李岳林的话说:“教好别人的孩子,也不要荒了自家的‘田地’。”

  教师的每一点进步,李岳林都给予精神上甚至物质上的奖励。而对于自己,他只有两句话:一个富有人格魅力的领导应该睿智、勤政、清廉而坦荡,同时也该顾大局、淡名利、敢吃苦、甘吃亏。在缙云中学,中层以上干部和班主任拿相同的工作量津贴,高考奖励只能拿当年高三教师奖金平均数的一半,不少老师的年收入都超过校长。

  李岳林来了之后,几乎没有老师再离开学校。为什么不走?曾经后悔来到这个山沟沟的江西籍老师刘志清一语道破:我们有校长这根定海神针。刘志清说,大学毕业刚被分配到缙云,自己甚至当着学生的面说可能教不了太久,却不想一教就是十年。“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碰面,李校长说,我也是新人,我们一起成长。第二次见面,李校长问我们对学校有什么意见,我说办公室没电话不方便。谁知上午提的建议,下午装电话的人就来了。”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刘志清说,李岳林给予了老师最大程度的信任,也争取了最大限度的发展平台。在他的影响之下,自己渐渐爱上了教育,爱上了培养自己的地方。在杭州培训的半年,有学校看到了他的才华,开出20万年薪想留住他,可他却丝毫没有动心。

用刘志清的话说,李岳林是一个灵魂式的人物,他一直做着一个教育梦,而教师是这个梦想的施行者。

 

校长的风骨:

铁人病了

但他仍是《鹰志》里的那只鹰

  2006年,有如铁人般强大的李岳林病了。当年5月,李岳林开始经常性腰腿部疼痛,因为高考即将到来,他靠着工作的间隙让按摩师按摩止痛,硬生生拖过了半年。11月,李岳林被诊断出患上神经内分泌癌症。

  从2001年11月到2006年11月,从意气奋发来到缙云中学力挽狂澜到被医生宣判“死刑”,前后仅仅5年。

  神经内分泌癌非常罕见,诊断结果出来后,李岳林马上赶赴上海手术。匆匆赶去医院的胡雄俊永远记得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幕:李岳林安静地坐在床尾,微微低着头,神情落寞。在对视的那一刻,李岳林转过身走向阳台,侧脸上是来不及躲闪的一点泪光。胡雄俊说,自己突然意识到,他的心中装着这么大的一个梦想,前路却如此短暂而紧迫,那一刻,他该有多么的失落与不甘。

  手术后,李岳林也曾想过提前病休。胡雄俊告诉记者,当医生告诉李岳林,他也许活不过一年的时候,他也想要通过休息静养来为自己的人生争取多一点时间。可是最终,他还是放不下心中的教育事业。“他是为教育事业而生的,只有工作才能延续他的生命。”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李岳林住进了学校的专家楼,一天24小时与学校为伴。招生、高考、教师招聘,学校的大事依然离不开他的领导。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去上海接受放化疗,但只要病情一稳定,他便第一时间回到学校。

  虽然身体饱受病痛折磨,但是他的思想从未停止对教育的思索。他一直向老师传递一种理念:经济相对落后的缙云和缙云老百姓没有高考成绩不行,但这不是终极目标,要把高考升学率变成素质教育的自然效应。教育最终是为人的终身发展,不能在应试教育上“走火入魔”。生病期间,他还提出了“教育要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为学生的全面发展负责”,这个理念在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值得赞叹。

  当年在小山包上开始一直思索至今的问题,终于有了突破口。2008年,副校长骆美玲受李岳林委托,率队考察云南的“三生教育”。两年后,缙云中学在省内率先铺开“三生教育”课程,引导学生珍爱生命、学会生存、享受生活,丰盈学生的知识、生活、心灵。“三生教育”的铺开,对于缙云中学是里程碑式的一年。这一年,李岳林把办公室搬到了宿舍里。随着癌症的多处转移,他已经几乎无法走动了。由于剧烈的疼痛,他甚至无法长时间坐着,只能站着办公。学校的重要会议,他都是坐着轮椅到会场,再站着坚持到最后。

  就在前几天,一个毕业多年的学子在网上写下这样的回忆:记得高中毕业那年,校长手术后没多久,依然坚持和我们每个班合影。现在再看照片,发现李校长双手一直撑在椅子上。

  现在浙江理工大学读大三的学生赵剑辉还记得高三那年,已经拄着拐杖的李岳林仍然坚持担任自己所在班级的第二班主任。每一次进步或者退步,都有来自校长的勉励和激励。一个冬天的夜里,李岳林轻轻推开赵剑辉寝室的大门,告诉他们不要学习得太晚,要注意身体。“看着校长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寝室里几个男孩子都红了眼眶。”电话里,男孩的声音有些哽咽。

  老师李慧婉回忆道,有一次自己正在办公室与一名家庭困难的女学生谈话。恰好进办公室听到谈话的李岳林当场掏出500元钱,塞到了学生的手里,嘱咐她不要为学费发愁。在他的倡导下,学校专门成立了爱心基金会,他也常年结对资助多名贫困学生。“他对我们说,当老师的,眼里要看得到每一个学生,无关成绩,也无关家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慧婉的嘴角微微抽动,语气却充满力量。

  得知我们要来采访,今年刚刚考上大学的缙云学子杨旋专门赶到学校。杨旋说,《鹰志》这篇文章她一字不落的读过好几遍。“我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们班在操场上跑操,看见李校长坐着轮椅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我们。夕阳下,他伸出手,那一刻我突然想起这篇文章,觉得他就是一只鹰。”

  临走时,这个腼腆的女孩告诉我们,她突然想到一句话形容李校长:一个精神灿烂的人可以活成一座花园,一个精神灿烂的团体可以活成一段传奇。

 

校长的精神:

校长这行不是人做的

但必须有人去做,我一生献于教育无悔

  今年5月17日,54岁的李岳林彻底病倒了。在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他已经熬过了整整100天。他的多个器官已经衰竭,甚至要依赖呼吸机度日。

  记者第一次探访时,李岳林正在医生的帮助下,进行自主呼吸训练。医生说常人一旦用上呼吸机,便很难再摘下来,可是他不服输。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身体的颤抖,似乎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消瘦的脖颈上静脉在夸张地跳动,眼神是满满的坚毅和锐利,微微抽动的嘴角似乎还在宣誓,即使到了生命垂危的境地,他依然是一个强者。第二次去探访时,他已经完全不能自主呼吸,由于癌细胞的脑转移,他甚至无法合上双眼,双手却还在不停地挥动,想告诉每一个人,他还期待好起来的那一天。

  “他是一个强者。”李岳林的儿子李舜说,他从来都是。

  住进重症监护室后,他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却在一张张白纸上,写下了无数让人动容的话语。“世界是属于能人的,校长这行不是人做的,但必须有人去做,我一生献于教育无悔。”两个月前,杭州文晖中学的校长赵群筠来病房看望时,李岳林赠予她的手迹。寥寥数语让在场的所有人潸然泪下。时隔两个月再说起,电话那头的赵群筠久久没了声音,只传来一阵哭泣。

  在重症监护室的每一天,李岳林都想着学校。尽管好几次病危,但意识清醒的时候,他一次次写下想回学校的愿望。今年高考前的两天,李岳林叫来李舜,颤抖着在纸上写下一行字:明天一早必须回学校,高考。

  渴望回到学校而不能的李岳林,也曾在纸上写下充满伤感的话语:人生难道是这样的结局,我心有不甘。人要修行,好人好报,我一生努力,可并没有看到。李舜说,直到这时,作为儿子的自己才感受到,至死都要保持强者形象的父亲,也终于藏不住了脆弱的一面。

  高考放榜前一天,李岳林在白纸上写下三个数字:110,392,502。大家并不懂这个数字的含义,直到高考放榜时缙中的喜讯传来——文科大学重点上线人数129人,理科377人,总人数506人,大家才恍然大悟,这是他无法言喻的心愿和期盼。

  在李岳林的病房,有自发而来几天几夜留守着照顾他的教师,也有络绎不绝前来看望他的人。有些人,李岳林的家人都毫不相识。

  吴早霞就是其中一位,两个星期前,吴早霞母女来到李岳林的病房,还未开口,母女俩就在病床前泪流满面。李岳林的家人面面相觑,实在不认得这对母女。吴早霞自己道出原委:10年前,为了让比正取生分数线稍差几分的女儿上缙中,与李岳林毫不相识的吴早霞鼓起勇气走进了校长室。年轻丧夫、家庭贫困,没有任何背景关系的吴早霞母女得到了李岳林的定心丸:只要合规,按程序走,学校敞开大门欢迎你女儿。一年后,当女儿陈乐在理科班的成绩不理想,想转文科学美术时,面对一大批想转班而名额有限的情况,李岳林秉着因材施教,公正不阿的原则,将艺术才能突出的陈乐转到了文科班,最终考上重点大学。吴早霞感动于李岳林当年“没有喝咱一口水,没有抽咱一支烟”的刚正,心心念念只想来看他一眼。“我们可以请假来照顾李校长,如果献血、捐肾能救他,我们在所不辞。”这是一对母女踏踏实实的心里话。

  就在前几天,又一个去看望老校长的学生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一段话:当我蹲在医院隔离室外,看着川流不息的人们想来看一眼李老师时,才觉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个词是多么有力量。

  他是一个传奇。

  十多年了,他几乎每天都穿着一双胶底的解放鞋,时而挽着裤脚,说着带有浓浓土音的普通话,在缙云中学偌大的校园里溜达,眼睛中闪烁着忧郁和慈爱。不少初来的老师和学生都误以为他是照看花草的园丁。

  是的,他就是百年缙中的一个“园丁”。

  是他花了十多年时光,带领着正走下坡路的缙云中学逆袭,创造出一个个奇迹;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智慧都奉献给了这所学校,带领着山区的老师和学子们编织起一个个梦想;身患癌症的他,坐着轮椅,拄着拐杖坚守岗位,用生命诠释出质朴的“校长精神”。

  他,是缙云中学校长——李岳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