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教育报——李岳林:缙中的那只鹰

来源:发表时间:2013-09-07阅读次数:2624

 


他和癌症抗争了7年,他把缙云中学带上了一个高度,这个夏天浙西南山区的那座城市在为他祈祷——

李岳林:缙中的那只鹰

2013年9月4日   浙江教育报

□本报记者  王 东  陶泓铭



那个不再是相片上意气风发、雄心万丈的李岳林。各种管子爬满了他的身体,浑浊的眼球半开半闭,嘴已合不拢,气管被切开了,手臂瘦得只剩下皮与骨。李舜把脸贴过去,大声地说:“爸,浙江教育报的记者来看你了。”他好像听懂了,喉咙里发出一阵重重的痰音。

在丽水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铁汉”李岳林正在经历人生最黑暗的一刻。过去3个多月里,癌细胞和镇静剂逐渐缚住了他的意识,每一刻他都有可能与这个世界作别。才54岁,干事业的大好年纪,学校、缙云甚至丽水都还需要这个内心无比强大的男人。

哪怕一直病着都好,有人说,因为他的名字叫“感动”。


“救火”的勇士

5月18日凌晨,呼啸的救护车将李岳林送进了丽水市人民医院。此前半年,他已经无法下楼,这回病来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凶险。医生说,可能也就半个月的光景。尽管病危了好几次,清醒的时候李岳林还想着回学校。6月5日,他给李舜写了一行字:“明天一早必须回学校,高考。”

8月6日,丽水市委书记王永康与缙中5名学生代表座谈。行前,老师把他们带到了李岳林的病床边。有学生来,他很兴奋,用颤抖的手写道:“你们都是我的宝贝!”

李岳林是缙中毕业生,走上岗位的第一站也在缙中。2001年,因为迁建校园,这所百年老校陷入最为艰难的时刻,学校账面上只剩2700元钱,欠下了6000多万元债务,教师们几个月都拿不到津贴。转制、变卖等各种传言满天飞,部分优秀教师纷纷出走他校。李岳林当过“救火队员”,他仅用一年时间就止住了缙云县实验中学的颓势。面对缙中的困境,县领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同年11月,李岳林走马上任,但师生们没等来他的“三把火”。大部分时间里,他就在校园里转悠,物理组是他走访的首个对象,每个教师都约谈到了。元旦过后,李岳林召开了上任后的第一次教职工大会。他向教师们保证,一个月内清算所有拖欠的津贴。同时,他立下军令状:“给我3年时间,如果缙中没有起色,我走人。”

春节前,教师们拿到了被拖欠已久的津贴。他们很兴奋,这是一个说话掷地有声的校长。新学期开学后,李岳林又组织全体高三班主任,集体观看一个5岁小女孩高空走钢丝表演。正当众人大发感叹时,李岳林发话了:“一个5岁的小孩有这样的胆量和能力创造我们眼中的奇迹,为什么我们这样优秀的团队反而不能?”

缙中党总支书记施林栋说,李校长是个不服输、不信邪的人,而不到半年学校的教学风气便焕然一新。2010年,患了4年癌症的李岳林提出“二次创业”,能不能让缙中的教学质量再上一个台阶?他给所有中层干部布置了一项任务:每人认领一个班级,担任副班主任,帮助分析问题、提升教学效率。“你们先挑,把最有难度的留给我。如果我没有完成任务,我决不要求你们完成。如果我完成了,你们也必须完成。”李岳林斩钉截铁地说。

从那以后,每天一大早他都会准时地站在走廊尽头,向每一名前来晨读的学生问好。每周他还会邀请一名学生去办公室里聊天。“一个绝症病人,拄着拐杖还要带我们奔跑,我们不努力怎么行?”化学教师蒋碧通说,“李校长来了之后,尽管缙中实行弹性上班制,不打卡,不查岗,但所有的教师都很拼命。”



浴火的雄鹰

“鹰到40岁左右时给自己作了一个决定,它会在飞翔中突然撞向悬崖,把老化的喙和嘴巴连皮带肉磕掉。它满嘴流着血飞回洞穴,忍着剧痛等待新喙长出。经过一系列残酷的更新,它可以再次在蓝天上飞翔,并收获了30年的生命。”这是李岳林最爱读的一段话,来自一篇名为《鹰志》的文章。

2006年,浙江开始推行新一轮高中课程改革,工作千头万绪,身体一向强健的李岳林此时却病倒了。5月,他的腰腿部经常莫名地出现疼痛。11月,被诊断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神经内分泌癌症,而且是晚期。随后,他前往上海中山医院准备接受手术。时任校办副主任的胡雄俊记得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幕:李岳林安静地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神情落寞。两人一对视,胡雄俊看到了他脸上来不及躲闪的一点泪光。

很快传言四起,李岳林快不行了,因为这种病从查出到去世最多不会超过一年。术后,李岳林想到了提前病退,但他天生不是一个能闲下来的人。尤其是高中课改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缙中也面临着往何处去的问题。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喊着让别人冲锋,而自己却撤在后面。他要做那只浴“火”重生的鹰。

“船长”回来了。他搬进学校的教师宿舍楼,从此24小时与学校为伴。身体好的时候,他就拄着拐杖,穿一双胶底的解放鞋,挽着裤脚,从教师宿舍楼转到学生宿舍楼、教学楼,再溜达到自己的办公室。新来的师生都以为这个操一口缙云腔普通话的男人是学校里的园丁,但他经常又在问各种教育教学问题。

经济相对落后的缙云没有高考成绩不行,唯高考成绩也不行,因为教育一定要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为学生的全面发展负责。这是李岳林思考良久后得出的结论,因此有人称他为“现实的理想者”。

2008年,李岳林委托副校长骆美玲,率队考察云南的“三生教育”。两年后,缙中在省内率先铺开“三生教育”课程,每周1节课,引导学生珍惜生命、学会生存、热爱生活。“他胆子很大,这种高考不考的课也敢开,而且所有学生都必须修习。”骆美玲说,事实证明“三生”课程不仅没影响到高考成绩,反而帮助学生树立了正确的生命观。

去年,浙江启动了首批普通高中特色示范学校评估。丽水市教育局主任科员陈南钦是李岳林多年的好友,有天晚上他被请到了缙中。“他当时已经不能坐,就连趴着也很费力。”陈南钦说,“两个人就一直站着商讨缙中的特色发展,只要谈教育,他就中气十足,一点都看不出他是个癌症晚期病人。”

特色示范校评估,因为“三生教育”打下的底子,缙中获得了专家的好评。李岳林非常高兴,躺在丽水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他用笔嘱咐胡雄俊:“学校要全面发展提升,目前就缺这一块。我们不能与其他学校比升学率,这是死胡同。”在另一张白纸上,他又写道:“主要是办学特色。”



行走的符号

3年前的一个冬日夜晚,开会回校的李岳林轻轻地推开了一扇寝室大门,对里面的男生说:“不要学得太晚,要注意身体。”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他是这个班的副班主任。这一幕浙江理工大学大三学生赵剑辉至今仍清楚地记着,因为“当时我们寝室里所有男生的眼眶都红了”。

为了与病魔抗争,李岳林每天花在锻炼上的时间长达七八个小时,操场上、走廊边到处都有他削瘦的身影。2011年8月,有领导问缙中学生的成功秘诀,一名学生脱口而出:“我们不光有‘霉干菜精神’,更有‘李岳林精神’。”她说,当他们学累了的时候,就会想起身边的李校长,受如此的病痛折磨仍精神屹立,感觉自己这点苦与累根本不算什么,就会更加发奋地学习。

其实,随着这些年病情的逐渐加剧,李岳林已开始慢慢淡出师生们的视野。他很少出席学校的各种会议,也很少在正式场合讲话。但他坚持参加与高三学生的毕业合影,撑着座椅的扶手似坐非坐,一直到24个毕业班全部拍完。教师们说,李校长的骨盆被癌细胞蛀蚀了好几个大洞,步行、起坐剧痛难忍,半天下来常常是满头冷汗。

所以,有人把李岳林当成缙中校园里一个“行走的符号”,像海明威笔下的圣地亚哥、《亮剑》里的李云龙,他羸弱的身影蕴藏着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

8月27日,李岳林住院满100天。那天晚上,30多公里外的缙中召开了新学期工作会议,近300名教职工集体为卧病在床的校长祈祷。一些女教师哽咽着说:“李校长虽然不在校,但我们感觉他从未离开过。”在李岳林的病房,每天都有学校教师自发地为他守夜,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市民前去看望。有些人还没走到病床前,就哭成了一个泪人。

年过半百的吴早霞就是其中之一。前些天,她带着女儿来到李岳林的病房,现场无人认识这对母女。吴早霞说,10年前李校长帮过她女儿,而且“没有喝咱一口水,没有抽咱一支烟”;如今女儿大学毕业了,一定要领着她来看校长一眼,希望他好起来“我们可以请假来照顾李校长,如果献血、捐肾能救他,也在所不辞”。

李舜保留着父亲入院以来所有的文字记录,厚厚的一摞画纸,谈人生、谈教育、谈学校,也谈病痛:

“杭州等地老同学都叫我可爱多。”

“我想一个怎样的学校才是国家和老百姓欢迎的,我想好好研究它。”

“学校临时工的待遇问题一定要解决,你就说是李校长上学期定的,没来得及讨论。”

“我现在翻身越来越密,大家压力越来越大,接下去怎么办?”

……

两个月前,杭州文晖中学校长赵群筠来病房探视,李岳林也送给她一段话:“世界是属于能人的,校长(这)行不是人做的,但必须有人去做,我一生献于教育无悔。”7月10日,赵群筠把这段话发到了自己的实名微博上,并留言说:“缙云中学校长李岳林,一个教育的传奇人物,癌症扩散后坚持7年。病床上,他已无法说话,赠我手迹。”很多人转发了这条感人的微博,很多人看后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