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明信片引发的故事

来源:发表时间:2014-04-11阅读次数:1899

在我担任班主任工作的时间里,曾经收到过这样一张特别的明信片,它用一笔一划的方正字体掩饰着笔者的痕迹,明信片上的文字我至今记忆犹新——“我知道,在你眼里,我们是麻烦。但同样的,你若不喜欢我们,我们也不会喜欢你,这是定律!”,下面的角落,署名“差生”。
    收到明信片的刹那,我的整颗心瞬时冰冻。我对自己的学生,从来都是本着自己的真心,来换取学生的真情,细细回想,真的可谓是问心无愧,何以会有这样的误解?
    经过自己的慎重考虑,我觉得,与其回避问题,不如直面问题。学生既然以匿名的方式向我“宣战”,一定在静待着看我的反应,我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应,我很慎重。高中的孩子,都是有着自己的独立思想的个体,教育方式的选择上稍有不慎,结果往往会事与愿违。思前想后,我觉得还是以公开书信的方式回应最好,不仅仅为了回应某个或某几个所谓“差生”,更重要的是把整个问题摊开在所有学生面前,让他们也明白老师的想法。高中生已经不再是幼稚的孩童,所以在措辞上一味的哄骗、安抚、忍让也都是行不通的,我也必须维护老师的自尊和威严,必须用真诚的袒露与思想的激撞实现教育的力度与深度。最后,我将这张特别的明信片和一封自己的回复信贴在了班级的后墙上,提醒大家都去看看,有什么想法可以以书信方式或面谈方式与老师交流。
    现将那封书信附在下面:

●  写在前面:
    今天,收到一张特殊的明信片(附下),本来近于止水的生活竟然生出丁点的微澜。原来,总有些人暗地在乎着我(呵呵,臭美一下)。其实,我一点也不把这想做是一个学生对一个老师的“冒犯”,我愿将之当作一种另样的勇气与真诚——尽管你隐匿了自己的名字。
可以什么都不用说,因为该说的早已说过,会听的也早已听了。
但是,在我认为再敲打一次,也许会多几个昏睡的青春走向清醒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说。会说得有些尖刻,会说得有些残忍,也只说给那些能够承受成长的痛楚的人。

●  一张明信片引发的“想法”:
◇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们是麻烦……署名:差生”
     ——你已经知道了是吧,那我也犯不着告诉你是不是麻烦是不是差生了。自己宣判自己,别人何权干涉!
     ——第一种猜想:人贵有自知之明。或许真的连你自己也发现了自己是“麻烦”,是“差生”吧,但是如果自己能够如此正确地去认识自己,对己对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勇于自剖总是独善其身的第一步!如果这样,恭喜你并为你高兴!但是如果明明知道自己很“麻烦”,且坚持当“麻烦”,似乎也没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了。“我是一切的根源”,这个哲理值得每个人反思!不搞麻烦自然没人当你麻烦,不做“差生”自然没人当你差生!
     ——第二种猜想:缺乏自信的庸人自扰。也许只是自己觉得境况有些糟糕,并不太想被人视为差生,但总觉得老师针对自己,把自己当差生。如果真是这样,我愿帮你拨开迷雾。
记得我曾经坦言过自己心中的“差生理论”——在我看来,只有态度差,没有成绩差。学习成绩不好不一定是你的错,但学习态度不好一定是你的错。不仅学习,做人做事都是如此。我的这种理念100年不变,对我儿子的要求也是如此。当官员的不好好为民,当老师的不好好教书,当医生的不好好救人,当学生的不好好学习知识学着做人……被人骂就是活该的!但如果自己已努力做过却没有令人满意的结果,我想任何一个人包括你自己都没有权利来指责。
其实,大可不必抛弃自信,而选择自卑自贱,给自己判个刑期。每个人都拥有一块只属于自己的土地,种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尽然相同。我们只需要播下美丽的种子,努力地耕种,总有一天会结出果实。如果我们不小心播种了一些丑恶的杂草,又懒于根除,任它疯长,那才是真正堕入了自己的无期徒刑了。
    ——第三种猜想:以己之心度人之意,给老师“莫须有”的罪名,好对老师开炮。如果是这样,那我恐怕要让你遗憾了。子非鱼,安知鱼之“意”?是不是对自己的学生有不该有的想法,我自己才最清楚。所以,对我无奈中伤害过的学生,不用提醒,我也心存感激与愧疚;对我无意去伤害的学生,任人如何强加,我也自问无愧,没有什么好说。不知匿名的你属于哪一类呢?若是前者,我想我们应该心存默契;若是后者,我想你大可不必。

◇ “你要知道,你若不喜欢我们,我们也不会喜欢你,这是定律!”
     ——第一个想法:认同并接受。我真的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情感是相互的,我做不好,就不要奢望别人对我好。你既然对我说这句话,肯定是对我有着太多的不认同。我当反思。在我反思不到的时候,也真诚期待你善意的提醒。这点肚量老师还有。呵呵。
    ——第二个想法:这句话对我如此,对说这句话的你而已言,似乎也是如此哦。当然,我是老师,也是一个已至而立的父亲,应该比一个貌似成熟实还稚嫩的高中生对生活更多点认知。所以,在我这里,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一定就不喜欢你。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
    ——第三个想法:哪怕我再想大家都喜欢我,我也知道这是空想。所以,我也能接受一切的对我的不喜欢。在你们所不喜欢的范围中,有些是我能纠正的,有些却是我无力纠正的,只能请求理解并原谅。真不能理解和原谅,我也接受一切抱怨与指责。
    ——第四个想法:什么才叫喜欢你们?你自视为“差生”,我如何做,才叫喜欢了你?不叫你学习算不算喜欢你?犯错了也不管,由着你叫不叫喜欢你?如果要这样才叫喜欢,我宁愿我们永远不要彼此喜欢。

●  我的反思:
    在我反思之前,我先声明我的反思也许很有限。我只能从我自己累积的愧疚与歉意中翻出一些真正煎熬过我的东西来。如果还有我反思不到的或你尚存误解的,你记得提醒我,可以匿名。
◇ 刘伟四宗滔天大罪——
   ① 照顾女生有罪。(因为我希望我的男孩“绅士”)
   ② 高三编寝室有罪。
   ③ 高三帮某个同学换座位有罪。
   ④ 对有些同学的批评过度有罪。(因为常常恨你不够珍惜老师给你的机会)
   自认对自己的学生,再无其他良心的罪。
   以上罪状,第一条第四条我从不后悔,第二条第三条我无力分辩。

●  我的困惑:
    你有精力去琢磨老师调整座位和寝室,你有精力来议论老师怎么批评学生,你有精力抱怨指责老师不喜欢“差生”,为什么不多花点精力去做好自己的本份。
    这个世界中,几乎只有家长和老师才会无止尽地包容一个人。我想,只会要求别人而不知道要求自己的人,在未来必须依靠自己来面对生活的日子里,他们会碰多少壁呢?
    你越多抱怨,越无人理会;你越不自信,越无人信你;你越无能力,越无人用你。
    生活残酷,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你会怎么面对呢?

●  我准备把这当作最真诚而且勇敢的祝福收下,分享给我每一届的学生!谢谢“差生”!

这封公开信贴出之后,在班里引起了巨大反响,学生对老师的很多真实的想法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班里也有了更能理解老师的舆论。甚至,寄发明信片的男孩在最后毕业离别的时候,还向我承认了当时的“冲动”之举,我也郑重向他致谢。
    在这一次成功的尝试之中,我深感师生间更多元化交流的必要性,我甚至开始觉得,用公开书面的方式与学生对话的效果,不亚于口头教育的效果,它可以更有效地促成良好的班级整体舆论氛围的形成。于是,在以后的教育管理工作中,对于某些重要的班级现象或问题的反思与教育,我都喜欢用公开书信的形式与学生共勉,比如“今天有话要说(系列)”、“学会批评”、“我理想的宿舍”……这些都是老师的思考与心声,陪伴着我身边的那些孩子一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