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感想1——断想?死

来源:发表时间:2014-04-11阅读次数:1582

 我害怕死,真得很怕。

我想这种感觉是外婆传给我的。母亲曾跟我说过,外婆在做白内障手术时,她就很害怕,害怕再也出不来了,害怕死掉。母亲说这话时神情挺凝重的。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断想死。

死了,就好像身边所有的一切在骤然间消失,只剩下自己独立在虚无陌生的世界。孤独,空虚,似魂灵在无意识地游荡,似躯壳在无目的地漂泊。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就好像心突然被掏空了一样,空荡荡的,死寂寂的,敲敲它似乎还有回声。有点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独自走在一幢无人居住的楼里,那刺过你心脏的滴水声将你惊住的感觉。

当我畅想宇宙天文,那广大而深远的宇宙是亿万年前形成的,或许亿万年后灭亡,而我不能与它同生死,只能有区区数十载光阴时,我还会设想如若苍生唯我一人独活而飘荡于苍穹之中,那是一种怎样的孤独与落寞!当我回顾历史数千载人类的演进与无数的伟人逝去时,我想我会更悲惨地被遗忘,那时一种怎样的不甘与无奈!当我想象人死后的情形——失去意识,被火化,失去了精神的物质载体,甚至什么所谓的灵魂也在火中夭折,基于这一点,我想我更希望被土葬。或许我可以理解埃及法老为什么要香料填身葬于金字塔中了,那是一种怎样的不安与挣扎!

每每这时,那种恐慌似一阵凉风猛地又撞到了心上,令人恍惚,令人无法入眠。那是一种令人想落泪的孤独与无助。当这个恶魔在我心中肆意践踏时,我会无法入眠。我每次都会被自己吓醒。当我把自己折磨到忍无可忍时,我向母亲诉说了,可睡意正浓的母亲只抱怨了一句:“别胡思乱想!”终于在纠结到心力憔悴时,我睡着了。

我一度断定我肯定是精神有问题,也一度留意了许多关于心理咨询的信息,我甚至想过怎样瞒着父母去精神科挂号。知道后来,有个老师在课上讲过她曾经也怕过死,那都是她年少轻狂的想法。我才意识到这应该不是什么毛病,等到有一天,我终会坦然。

我已无数次地思考过我为什么怕死了,如今我也有了一些结论。与其说怕死,不如说怕孤独。一个人的世界终究只能造就一个痛苦的人,一个无法爱与被爱的人,一个不能拥有快乐与幸福的人。与其说怕死,不如说怕被遗忘。人活一世,总觉得应该留点什么让后人所能提及——大概是受名人效应感染深了吧。什么“xxx虽然死了,却永远留在历史中,留在人们心中。”这是多么地令那些无名者所嫉妒的句子啊!无数人为之拼死拼活地奋斗了一辈子,可是又有多少拥有如此殊荣呢?那还真是“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我又多么想就变成一片云彩,悬挂在那里永远受人仰望呵!

我想,只要我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好好地对待我身边所有的人,可以轰轰烈烈地完成我的理想,可以完整地用行动去诠释一个“人”字,那么我不会孤单的,我将不会被遗忘——至少是在身边的人的记忆中。那么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人类应该有的幸福已经体会过了,又有什么可担心遗憾的呢?

活,只是为了完成对死的承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