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阅读 真实的优雅 --记丁晓萍校友的讲座

作者:林健群来源:发表时间:2017-12-28阅读次数:1152

日前,在“好溪之春”文化艺术节期间,我校校友、现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丁晓萍女士重回母校,给学弟学妹们作了题为“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的讲座。丁晓萍女士1984年毕业于我校,当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后来在北大攻读现当代文学硕士。她温文尔雅,以一个文学专业研究者的视角和一个真实、优雅之读者的姿态,畅谈了“真正的阅读”。讲座现场气氛热烈,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


一 走出课本   拥抱生活

“读书人”和“学生”之间不一定能划等号。丁晓萍认为,真正的阅读是没有功利目的的读书,是完全为了兴趣的读书,这是一种可以产生愉悦感的阅读,更是为人生打底子的阅读。

真正的读书人是主动阅读的。现代社会复杂、多元,功利性的诱惑很多,阅读常出于各式各样的目的,变得被动,不再纯粹。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需要舍弃不少现实的东西,把书当作灵魂的伴侣,把阅读当成一种生活方式,甚至存在的状态。如果真正喜欢读书,对书有感情,那么看到书就会想读。冯友兰九十岁时双目失明,仍然在助手的帮助下写书,一直坚持到九十五岁过世。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坚持,他回答说:“春蚕吐丝,欲罢不能。”坚持读书和学术研究成为了冯友兰生活的需要和生命的价值。

真正的读书人是广泛阅读的。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教科书、教辅书没有原生态的思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它们像安全易吸收的母乳,对孩子来说很重要,但终生只吃母乳的孩子肯定发育不良。人的精神发育如果离开了自主阅读和经典阅读,就不可能走得很远。对于我们高中生来说,若一天到晚只看课本和教参,只是为了应付考试而读书,就不能算真正的“读书人”。要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就要有时间走出课本,去广泛地阅读课外的书籍,去拥抱多彩的生活。

韩愈主张“读书必先识字”,诚然课本知识为阅读的基础。但走出课本,不带功利性地、出于个人兴趣和爱好地广泛阅读,并从中获得醍醐灌顶的快感,才是真正的阅读。


二 无用之书   对话灵魂

著名法学家杨玉清曾说:“以读书混文凭的人,不是读书人;以读书混官做的人,不是读书人;以读书为时髦、为装饰品的人,更不是读书人。”应付考试的课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那什么样的书是真正的书呢?汉代刘向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真正的书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能产生灵魂共鸣的精神财富。真正的读书人,读的也不只是之乎者也和平上去入,不只是油盐酱醋茶和公侯伯子男,读的是精神、思想和灵魂。

鲁迅曾把没有思想价值的作品比作秕糠,怒喝道:“用秕糠养大的一代青年是没有希望的!”指的就是有些看似让人喜怒哀乐或口耳相传的有用之书,却在思想内涵和精神境界上没有突出点,不能对读者的灵魂产生影响甚至震颤,其实是对人的成长和发展是没有用的。丁晓萍提倡我们读无用之书,即与现实物质层面的生活关系不大,而与我们的精神世界息息相关的书。她说文学的诗意和梦想,可以让人脱离庸俗、平常的社会,达到自我精神的喜悦和满足。《毛诗序》所谓“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指的便是如此。

无用之书,实为大用。因此,我们高中生也不应为一时受用,而去选择阅读一些网络爽文、言情小说、心灵鸡汤等等看似带来良好阅读体验和现实影响的书,而要关注书籍的精神层面和思想内涵,脱离庸俗、平常的世界,与灵魂对话。



三 捧起经典   扩展世界

丁晓萍认为,真正的阅读,应该读经典,对中学生来说,首先读的应该是文学经典。经典,具有典范性和权威性,能体现人类灵魂与心灵的高度。文学经典是文学创作者艺术的结晶,具有审美的超越性,而且它与哲学、科学等经典读物不同,阅读门槛是最低的。

更主要的,文学经典距离我们的人生最近,离我们的生活最近。亨利·菲尔丁在小说《汤姆·琼斯》中写道:“文学只是一个便饭馆,不卖山珍海味,只卖一道菜,就是‘人性’。”真正的文学经典既是人性的盛世危言,也是人性的危世盛言。在文学作品中,有意无意中悖离理想的人性目标的,被刻画为丑;千方百计地靠近理想的人性目标的,被赞颂为美。人类的高贵、尊严、梦想、追求或者失落、彷徨、无助、罪恶、悲剧,都可以在文学经典中呈现出来。无论什么样的题材和体裁,都可以告诉我们生活的意义。丁晓萍认为,优秀的文学作品会唤起人对美丑、善恶、荣辱等的认知,在认知的同时形成良好的价值观,加深对自我和世界的认知。她引用泰戈尔对文学的看法,说文学世界是为我们自己建立的世界,它不仅能扩大人的世界,而且能使人与世界产生无限可能的联系,从此丰富人的生活意义,提高人的精神境界。

的确,文学经典可以使我们“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使我们“为之哭,为之笑,为之热爱生活”。让我们捧起文学经典,拓展我们的精神世界,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四 好读好书   优雅人生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丁晓萍在讲座的最后呼吁我们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有修养、善表达,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多读书”,从模仿开始,可以提高审美、表达、理解、写作等能力。“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感受力、思维创造力、独立思考能力、价值判断能力也会随着阅读量的提升而提升。

“读好书”,包括精选、精读和精思。并不是如《红楼梦》《卡拉马佐夫兄弟》《约翰·克里斯朵夫》等长篇巨著才能去读,很多经典也非常精致。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不过4万字,沃森和克拉克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论文仅有960余字,约翰·纳什创立 “纳什均衡”博弈论的博士论文仅仅27页。好书不在于长短,而在于读者的潜心挖掘和用心感受。

“好读书”,要求我们坚持读好书。养成阅读的习惯,每天抽出半小时或者每周周末抽出2-3小时,只要坚持就一定有收获,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必须有足够的阅读打底。丁晓萍认为,现在学校和学生们普遍关注的高校自主招生面试,考查的是应对、表达、思维、沟通等能力,只能通过平时的阅读、积累去准备,这更要求我们高中生养成好读书的习惯。


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肯定要养成好读好书的习惯,自然就会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从而成就自己优雅的人生。拥抱新时代,做一个优雅的缙中人,要求我们先成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这样的优雅则不会成为空谈和口号,不会流于做秀和表面,而是由内而外的、真实的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