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中之声 | “浙西南革命故事”系列——《赤血染黄花》

作者:管理员来源:发表时间:2019-04-17阅读次数:1188


       蔡鸿猷,缙云县大源镇小章村人,1924年8月从上海大学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二期。他中等身材,脸庞瘦削,一双明亮的眼睛,透射出坦荡之光,为人朴实无华,学识渊博,深沉有胆略,办事干练,深受组织器重和同志信任,他曾任广州革命政府财政部税警团上校党代表。税警团是当时共产党在广州掌握的主要革命武装之一。1927年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蔡鸿猷不幸被捕入狱,敌人将他关了一年多,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妄图拉拢他投靠国民党,但蔡鸿猷坚贞不屈、矢志不渝,敌人的阴谋一直没有得逞。

    “鸿猷表兄,你吃得消吗?他们怎么一点王法也不讲,竟然在法庭上把你打成这个样子?”问话的是蔡鸿猷的表弟李培荫。他不是共产党员,而是国民党左派人士,因思想进步,也被国民党反动派抓了进来。他眼睛里饱含泪水,气愤地说。

     “不要流泪。反动派是没有道理可讲的。现在几点钟了?”蔡鸿猷问。

     “已经4点钟了。”李培荫回答说。

     “哦,4点了。”蔡鸿猷脸上露出了坚毅而深沉的表情。他对难友们说:“再过20多个小时,我就要告别人世了!”难友们不禁黯然泪下。他们都明白,再过20多个小时,反动派就要杀害蔡鸿猷了。

     “不要悲伤。让我们在一起高高兴兴地过完这最后的时光吧!“他反倒劝起难友来了。他毫无伤感,竟在狱中从容谈笑吟诗。

       第二天上午,蔡鸿叫来狱中看守:“拿纸笔来!我要写几句话。“看守以为整猷要回心转意了,赶忙递进纸笔。

       此时,他心潮翻滚,思绪万千,他想起了遥远故乡的亲人,他就给父母亲写下了最后一封信,接着又写了几首诗,蔡鸿猷站立起来,挺起胸膛,当着众难友的面,高声吟诵自己写的诗,那铿锵有力的声调,那饱含激情的诗句,令难友们为之动容,蔡鸿猷写些完诗,将笔猛掷地上,断然说:“让它们作为我的绝笔吧!”说完,将李培荫叫到一旁,悄悄对他说:“你如果有机会出去,托你把这信和诗带出去,给我家里。”

      下午4时,狱警果然来传唤。蔡鸿猷拖着脚镣,捧着手铐,昂首挺胸步出狱门,迈向刑场。

      1958年6月1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复函中共缙云县委,亲自证明蔡鸿猷是共产党员,因为被捕牺牲,要求地方政府给以烈士待遇,并对其家属代致慰问,表达了人民总理对革命烈士的深切怀念。